地摊货源优质供货商

地摊货源优质供货商

“黑中介”捆绑网贷平台设套:房客交房租变成还网贷

慕公律师事务所的刘昌松律师也认为,如果中介公司推荐缴费平台时,未明确向租…

慕公律师事务所的刘昌松律师也认为,如果中介公司推荐缴费平台时,未明确向租户告知为贷款软件,就构成欺诈。

 

全文约5814字,阅读约需9.5分钟

说起在北京租房遇到“黑中介”的经历,曾有网友戏称“如果没被骗过,都不算在北京混过”。为规范租房中介市场,北京市住建委等部门一直严厉打击扰乱租赁市场、损害群众利益行为,对涉及未备案、克扣押金租金等违法违规行为的中介公司,已多批次查处曝光,而在今年4月,就相继公布了两批、共45家“黑中介”名单。

 

近日,新京报记者根据网友投诉调查发现,部分租房中介公司除了存在上述常见的乱象外,又借助新兴的网贷平台,在隐瞒网贷事实的情况下,以“押一付一”诱导租户办理平台缴租,实现全年租金套现,而“被贷款”的租户不仅要面临中介卷款跑路的风险,还有可能因为贷款逾期影响个人征信。

 

“黑中介”捆绑网贷平台设套:房客交房租变成还网贷

▲5月5日,新京报记者探访租房中介昊园恒业位于亦庄经开芯中心的门店,其门面外没有任何标识。实习生 陈婉婷 摄 

 

 

视频丨调查:缴租平台变网贷分期!中介套现跑路租户影响征信。新京报动新闻出品

 

━━━━━

 “押一付一”变贷款分期

 

单一个卧室就动辄数千元的月租金,对很多手头并不宽裕的“北漂”而言,占据了开支的大部分。

 

去年刚大学毕业的沈建(化名),应聘进了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他供职的公司在亦庄,为了上班方便,他通过一家名为“和睦地产”的中介公司在亦庄区域内找合租房。

 

去年11月,沈建看中了一间面积20平米的主卧。签合同前,中介告诉他有两种付款方式,一是通过平台缴租“押一付一”,二是常规的“押一付三”。

 

“押一付三”,这让刚工作的他压力很大,而在房租付款平台的“押一付一”, 对于手头并不宽裕的沈建来说,自然是最划算的。

 

“中介没说是贷款,更没说还有利息,只说在平台上按照流程走一下就行。”他也在中介的要求下,“按必要手续”在缴费平台上持身份证拍照、提交银行卡信息。

 

在偶然听说平台缴费多涉及贷款后,沈建立即查询,发现所谓的付款平台为名叫“惠人贷”的贷款平台,而他则在平台上已有22000元的贷款记录,这正是此前中介办理的分期付。

 

“我当时还真以为是他们公司自己弄的软件,为了方便租户缴房租。”沈建随后咨询“惠人贷”的客服人员,得知一旦逾期15天没及时还款,将会影响个人信用以及征信。

 

去年12月,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一位工作人员找到沈建称,“和睦地产已被昊园恒业收购,需要签订新合同。”沈建回忆,当时工作人员要求他重新签订一份新合同,并使用一款名叫“元宝e家”的贷款平台进行缴费。

 

“当时中介说要先绑定‘元宝e家’平台,再解除之前‘惠人贷’的租房贷款。”沈建担心中介不能依照承诺给他解除“惠人贷”的贷款,便拒绝了。

 

一来二去,沈建萌生了退房的想法。中介告诉他,退房手续办理成功后,将在20个工作日之内解除“惠人贷”平台上的贷款。

 

每月11号是沈建的还款日。退租前,就已临近还款日。17天后,中介终于帮沈建解除了贷款,但早已过了贷款平台最迟还款日期。

 

沈建在“惠人贷”平台上分期详情显示,四月份的账单为“逾期”。

 

“黑中介”捆绑网贷平台设套:房客交房租变成还网贷

▲沈建在惠人贷平台上的分期详情显示,其4月份的账单逾期。 APP截图

 

 

━━━━━

 被轰走无房可住仍得还贷

 

虽然还没查到这次逾期是否会录入个人征信记录,但沈建决定,再租房肯定不用所谓的分期付平台。

 

沈建的遭遇并非个例,陆秦(化名)也因为在采用“平台缴费”,导致自己陷入无房可住却还得按期还贷的困境。

 

陆秦试用期工资只有5800元,租房时,中介告诉陆秦,需要“押一付三”,即一次性缴纳4个月的房租近万元。

 

在找房过程中,陆秦接触到了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该公司一名中介告诉陆秦,“使用元宝e家平台交房款可以押一付一,可以极大减轻你的房款压力”。

 

陆秦签约后,每月如期还款。但今年2月底的一天,房东突然来到陆秦住处,称昊园恒业未付清房款,他不打算再将房子交给这家公司代理,并让陆秦重新找房,赶紧搬走。

 

面临无房可住的陆秦来到中介公司“找说法”,才知道“押一付一”实际是分期贷款。他随即要求中介返还押金和剩余房费,并消除在“元宝e家”的贷款记录。

 

一位工作人员告诉陆秦,1至30个工作日便可返还,“但必须先搬出屋后才能商量”。

 

“上网搜索昊园恒业,发现他们信誉很不好。”陆秦担心,如果先行搬出房屋,中介公司又拖欠房款,找新房时面对“押一付三”的房款开支,自己会无力承担,“我真怕没地儿住,流落街头。”

 

此外,该工作人员称,按照还款约定,退房可以,但得先把下月房租还清,否则视陆秦违约。

 

打开元宝e家平台查看,陆秦发现,仍有15000余元的房款未还清,但他只能先按中介要求先还款,“我还期望以后能贷款在老家买房子。如果我没按时还款,影响个人征信,以后不能贷款,实在是得不偿失”。

 

今年4月,中介公司为陆秦出具了退房协议,并且表示会把陆秦多交的钱退还给他,但截至4月28日,陆秦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尚未拿到中介的退款。

 

“黑中介”捆绑网贷平台设套:房客交房租变成还网贷

▲元宝e家平台上一名租户的还款计划。APP截图

 

 

━━━━━

 百余租户建微信群维权

 

沈建与陆秦的租房经历,都涉及同一家中介公司:昊园恒业。

 

4月29日,新京报记者以租房为由联系到昊园恒业一名中介,对于付款方式,他称“我们现在都是押一付一,走平台。”而这个平台,就是上述陆秦所使用的元宝e家。

 

这名中介告诉新京报记者,元宝e家是与昊园恒业一起合作的一个“房租分期平台”。“这个平台说白了就是,把你一年的房租打给我们中介公司,你一个月一个月的往平台上还。啥都不用你出,每个月绑定一张自己的银行卡,这个银行卡余额够一月的房租就行,还没有利息。”

 

对于为何要用软件缴租,中介称主要是公司业务量太大,平台缴租省时省力,“这个平台是我们合作的第三方平台,你要说成我们公司的,也没毛病。”

 

在网上查询昊园恒业,很多投诉信息都与网贷平台有关。在两个名为“昊园恒业合同违约维权群”中,共有一百多名租户参与投诉,其中,多数租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借贷平台办理了分期付,最后面临无房可住仍需还款,或者想要退房却无法及时解绑的问题。

 

在新京报记者采访中,10多名租户也表示自己在平台签约时,并不知道是贷款。

 

除了微信维权群,部分租户还通过另外一些途经投诉。

 

“看房狗”是一个专门提供房租出租信息,同时致力于打击黑中介、帮助租户维权的公众号。创始人Beck告诉新京报记者,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租户使用借贷平台缴纳房租已经成为租房圈一个很普遍的情况,“其中最大的一家叫昊园恒业,他们收购了很多小的中介公司,把之前的支付方式全部转换成使用第三方贷款。”

 

Beck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公号后台这两年共收到215例租户对中介的投诉,其中涉及昊园恒业中介的,有31例,是所有被投诉的中介中比例最高的。据其后台数据,在“中介骗人伎俩”选项中,有112人选择“被中介强迫绑定贷款平台”。

 

“黑中介”捆绑网贷平台设套:房客交房租变成还网贷

▲昊园恒业合同违约维权群中 租户在讨论借贷平台问题。微信截图

 

 

━━━━━

 住建委曾曝光昊园恒业违规

 

有如此多投诉,昊园恒业在官方也是“榜上有名”。

 

登录北京市住建委官方网站,可发现在今年3月27日,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就因存在克扣租金押金、违规出租、未备案且未在注册地经营等问题,出现在北京市住建委曝光的30家违规中介机构名单之中。

 

此外,在2018年2月和2017年11月,昊园恒业分列房地产经纪机构被投诉榜单第1名和第3名,且备注标有“未备案”字样。

 

工商登记注册资料显示,昊园恒业公司注册名称为“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王四会”,由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还有“梦想大熊(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北京美澳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等9家公司,其中多为房产中介公司。

 

相关信息显示,昊园恒业曾两次因合同纠纷被他人起诉,也曾多次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中。

 

而在去年6月,王四会名下的“梦想大熊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便被爆出通过收购其他中介公司的方式,要求租户改签合同并绑定借贷平台缴纳房租。相较之下,昊园恒业与梦想大熊的业务方式如出一辙。

 

新京报记者探访时发现,昊园恒业三家门店均未挂牌。5月5日,新京报记者通过工商信息中登记的手机号码联系到昊园恒业一位工作人员,了解相关投诉及解决情况。

 

针对借贷平台迟迟不能解绑的投诉,这名工作人员表示,有好多公司是并购过来的,昊园恒业用元宝e家这个平台,从上线到解绑都需要本人同意才行,7个工作日内都给解决掉是不可能的,“只要用户办完退房手续了,一周之内解决不了,都是我们来承担的,除非说有人不交钱就没办法了。”对于其他问题,该工作人员表示需要面谈,随后挂断了电话。

 

“黑中介”捆绑网贷平台设套:房客交房租变成还网贷

▲今年3月27日,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出现在北京市住建委曝光的30家违规中介机构名单之中。北京市住建委网站截图

 

 

━━━━━

 平台收息“羊毛出在羊身上”

 

作为昊园恒业中介员极力推荐的“缴费平台”,元宝e家真如他们所说的那样没有利息吗?事实并非如此,按照元宝e家工作人员的说法,无非是中介通过提高房租的方式,让租户觉得是“免息”的,“说白了羊毛出在羊身上,不管什么时候这钱都是租户出的。”

 

根据企业简介,元宝e家是国内最早创新推出房租分期业务,并致力于打造服务“家庭消费”的金融服务平台,涉足房租、装修、旅行等多种消费类型。

 

元宝e家有普通APP和商户APP两款客户端,在普通APP中可以看到,该平台的主要业务为房租分期和家装分期两类。

 

4月30日,新京报记者以中介公司的名义联系到元宝e家,询问合作情况。一名李姓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如果新京报记者所在的中介公司营业时间超过一年,手中房源超过200套即可与平台进行合作。

 

据其介绍,元宝e家平台支持2到11期的房租分期付款。“咱们拿一年举例,就是压一付十二,然后您这边收取租户的压一付一,余下的十一期由我们垫付,就是说您一次性拿12个月的房租,租户在分期还我们的钱。”“您提前把房租全拿到手,到时候去收房也好收。”

 

对于中介“无利息”的说法,李姓工作人员表示,分期付肯定会产生利息,不同贷款时长,所产生的利息也不等,“2到4期的利息是4%,5到6期是5%,7到11期是6%。”

 

该工作人员称,至于利息由谁来承担,则是中介与租户之间的事,很多中介公司都会把房租适当上调,然后把利息费用加到房租里,由租户一方来承担,而中介通过这种操作手段,还能让租户感觉到通过平台支付房租是“免息”的,“说白了羊毛出在羊身上,不管什么时候这钱都是租户出的。”

 

据他介绍,去年的时候,合作的中介公司每为元宝e家拉到一名用户,还可以获得100元的返利,而随着其平台陆续推展开,自去年12月,便不再向中介公司返利了。当新京报记者问到昊园恒业和大熊公寓是否与其公司也有合作时,对方也表示“是啊,他们两家是一家。”

 

“黑中介”捆绑网贷平台设套:房客交房租变成还网贷

▲元宝e家的手机APP页面。APP截图

 

 

━━━━━

 房租贷款逾期影响个人信贷

 

对于中介公司和借贷平台的合作模式,“看房狗”创始人Beck认为,中介可通过这种模式获得大量资金收购中小中介公司,继而让被收购公司的租户捆绑借贷平台,继续扩大资本及规模,而借贷平台也能拓展用户,收取利息牟利。

 

“这对中介和平台来说是双赢模式,但所有的风险,都转嫁到弱势的租户身上了。”Beck说,沈建和陆秦的租房经历,就能很好地体现租户在这种模式下所面临的风险:按月交租实为分期还贷,出现意外很可能导致逾期,影响个人征信。

 

对于逾期问题,元宝e家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租房者如果逾期缴费,平台会宽限一天,第二天会联系租户,如果租户仍然未能按期还款的话,则需要中介公司出面配合催款。“逾期前三天是没有滞纳金的,但如果到第四天还没有还款,就会有每天千分之一的利息作为滞纳金,同时租户这个行为也会影响到他本人的征信。”

 

针对此类情况,新京报记者致电中国银行贷款部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银行会根据信用记录进行综合评估,如果有查询到客户在征信系统上有网络贷款未还清,一定程度上会影响贷款审批。如客户只有一期未还,而过往信用记录良好,依然能办理贷款业务;但如果客户有两、三期欠款未还,则不基本能办理贷款业务。此外,如果客户在征信系统因为网贷产生不良信用记录,会适当上浮贷款利率,同时还会影响收入还贷比。

 

一名工作多年的中介员表示,随着网贷的兴起,借贷平台介入租房市场肯定是大趋势,目前很多中介都有合作的网贷分期平台,“既然是贷款分期,至少得让租户知道这是贷款,明白相关后果及影响。”

 

“黑中介”捆绑网贷平台设套:房客交房租变成还网贷

▲租户可能因为贷款逾期影响个人征信。图片来源/新京报动新闻

 

 

━━━━━

 误导使用借贷软件涉欺诈

 

在采访中新京报记者发现,很多被误导绑定借贷平台的租户,不知道如何解决,大部分只寄希望于中介公司早日帮助自己解绑借贷平台。

 

5月4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就此事联系北京市住建委,一名工作人员提醒,租房时需要注意中介公司是否具有相关手续,是否有备案,而一旦有租户发现自己利益受损,可及时通过12345热线电话,或者在政府官网等处进行投诉。

 

12345热线电话一名接线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有此类投诉时,市民需要准备好中介公司的具体名称、公司地址,同时登记市民本身的相关信息,随后热线一方会将相关备案信息转达职能部门帮助市民进行维权。

 

“房产中介误导租户使用贷款软件的行为因存在虚假表述,是一种民事欺诈行为。”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王常清律师表示,如果房产中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取得超出租期的贷款,使租户在房屋到期后仍承担还贷责任,达到一定的数额,可能触犯刑法,构成诈骗罪或合同诈骗罪,“中介应当承担责任,租户可以要求中介赔偿损失。”

 

慕公律师事务所的刘昌松律师也认为,如果中介公司推荐缴费平台时,未明确向租户告知为贷款软件,就构成欺诈。受欺诈形成的贷款合同关系虽已成立,但可撤销,撤销后自始无效。

 

针对借贷平台一方,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王常清律师表示,借贷平台有义务对租户进行风险告知,未尽相关义务就应当承担责任。“如果贷款方明知房产中介的欺诈行为,则租户有权撤销该贷款行为。如贷款方不明知房产中介的欺诈行为,给租户带来损失的,租户可以要求房产中介承担赔偿责任。”王常清律师称,在此类事件中,租户一般也存在一定的过失,如未细致查看平台相关内容、将相关证件或复印件交给中介等,因此也可能会自行承担一部分不利后果。

 

“黑中介”捆绑网贷平台设套:房客交房租变成还网贷

▲今年1月份,有机构针对北京黑中介的调查结果。

作者: 地摊生意经

地摊生意经打造的小本创业地摊货源批发网,为全国摆地摊创业者提供优质地摊货源批发,全国摆地摊市场大全,早市,夜市,赶集集谱,庙会会谱,展会信息,地摊讲口,地摊顺口溜,地摊话术视频学习和销售经验技巧交流,免费下载地摊叫卖销售录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657922333 15657922555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