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限购不取消,我会拿50万做理财,50万买黄金”

   历史学人叶檀在财经评论中总能眼观大局,意见鲜明。在管理自己的财产上,她是否也能冷静处理,手脑一致呢?她告诉记者刘旻自己曾经也跟风投资,几个月被彻底打回原形。

   以前在货币没有大变化的情况下,理财是不太需要的,最近这十年,房地产市场、股票市场,包括货币,变化非常大,所以才让理财变得非常必要。但每个人理财的理念是不一样的。对我来说,首先是保值,然后才谈得上增值。

   我理财是从1990年代末开始的。当时有一个叫作保值贴补债券的东西,是人们理财的首选,应对的是通胀,所有的人都希望能跑赢通胀,能够保值,所以大家都跑去买保值贴补债券,包括我自己。当时那种热情特别高,这和现在买理财产品的热情是一样的,只不过现在买理财产品的风险比当时要大得多。

   这些年,也遇到过失败的投资,那就是以前不知道一些投资产品的大起大落。看着某一个理财对了,财富大幅上升,就投了,但也有可能一年之中就被彻底打回原形,完全不赚钱也是有可能的,对自己的冲击还是比较大的。

   有人问我如果给我100万人民币,我会怎么理财。我想,如果取消限购了,在市中心还有比较好的房子,那我会买房子,如果限购不取消,那么我会拿50万做一些理财,另外50万我有可能会买黄金。

   到目前为止,最自豪的就是现在自己可以凭着一些知识积累和观察市场,能够坚持自己对公司价值的判断,可以赚一点钱。比较后悔的就是2002年,那会儿虽然看到了房地产市场在积蓄力量,但没有抓住最初的契机投资房地产。当时我也跟随了传统观念,就是觉得借钱买房是不好的。

   不管周围多么热闹,我会坚守一些最起码的东西,做一些配置,买一点不同的产品,像理财产品和黄金,外币我也希望能够配置一点,这样可以有一个对冲的手段。

   我不敢涉猎的是期货市场,大涨大跌,太专业了,而且对普通人来说,绝大部分时候会血本无归。我也经常观察期货,但对我来说,这确实是一个缺失,因为我从来没碰过它。

   我很少给周围朋友很正式的具体的投资建议。给别人具体的投资理财建议是要担负很大责任的。大家只是平时聊聊天,不会像签合同那样,交给你一个基金,然后你给大家做起来。

   我也会遇到一些人让我投资公司。现在外面各种各样的项目很多,监管有时候也不是太得力,比如骗子做一个信托的情况也比较普遍。所以在这方面,我会比较谨慎。第一,我会看他的收益回报是不是合理。过度的回报,你是需要有警惕的。第二,我会仔细分析他的模式怎么样。第三,会让我的理财顾问去具体分析,对自己来说,这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市场的变化是非常剧烈的,投资公司是一个配合的过程,不能完全把自己的钱交给别人来打理。

   如果遇到一些不靠谱的求合作,需要一种直觉。当对方过度地给你一些承诺,过度的回报,你是需要有警惕的。巧言令色,再加上利诱,对这种东西都要保持警惕。别人凭什么给你这样的一个待遇,他给你这个待遇,他是需要回报的,这时候取决于你自己能否把持的住。

   我的财富观是,不要过度地追逐。只要它有助于对于人的生活尊严,就可以了。比如你在追求财富的过程中,你是有尊严的,不偷不抢,做的比较到位,有财富增值。在使用财富的过程中,也要保持这种释然的态度。

   作为一个财经评论员,我希望能够尽力说真话。这是一个工作,必须有职业素质,要做好它,满口乱说是不行的。我总是希望,能够尽量客观地判断清楚经济形势。我认为目前社会上极端的言论和不负责任的言论太多,我希望在证据的基础上,可以说一些理性的话,这些理性的话,不管上层愿意不愿意听,不管下层愿意不愿意听,按照逻辑,它是都会发生的一些事情。而这些理性的话,我觉得是目前社会上特别缺乏的。

联系我们

电话:15657922333

电话:15657922555

电话:13429029333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