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人、找钱、找方向的那些事儿

       张锐,曾是网易副总编,跟陌陌的创始人唐岩是同事。他2011年离开网易出来创业。自春雨掌上医生的移动App于2011年11月面世以来,至今已过去两个年头。张锐都做了些什么?他对自己的创业过程有那些反思?上周日(12月22日)众筹网发起的项目“众筹大学”正式开课时,张锐在那里跟创业者们讲述了自己“找人找钱找方向”的心路历程。

“找合伙人比找老公、找媳妇都难”
  先说找人。在张锐看来,创业伊始找人是最重要的,尤其是找合伙人。你可以单枪匹马地去闯荡江湖,但是这样的死亡率一定很高。这个时候你最需要合伙人。

他不喜欢电影《中国合伙人》的最后结局,在他看来“找合伙人比找老公找媳妇都难”。他把合伙人的关系看作背靠背的关系。“你得相信他,你得信任他,你得把后背交给他,你冲锋,后面的敌人由他管。他也要相信你,知道他的后背也要依靠你,这才能处理好关系。”

合伙人怎么找?张锐说,挑合伙人的第一点,是要做很严肃的自我反思。你得明白你真正最差的地方在哪儿。你不妨问问狠到愿意说羞辱你的话的人,你最差的地方在哪儿?

“我的优点是创造力比较强;缺点是,我是一个不靠谱的人。这个不靠谱分为两点:一是我对细节不够敏感,二是我对执行方面的操作流程不敏感。我不喜欢做产品和流程管理这样的事情,这是非常大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更严重:“没有人愿意投钱给我,我是一个不会挣钱的人。我一路走来,做媒体,做互联网,做产品,只有短短大概几个月的时间管过一段时间的广告。所以我是一个不会挣钱的人。”

这两点非常要命。所以,张锐需要找人来帮助他。找到合伙人之后,紧接着出现的问题就是第一批的创业伙伴怎么找,谁来追随你,有什么方法吗?他说,要从熟人网络里找,找跟自己共过事的、跟自己价值观和对创业这个事比较认可的人。张锐说:”我觉得找钱和找人相比,找人比找钱更难,因为你是拿着他们不可逆的青春去冒险,这难道不比你找投资人拿钱更难吗?“

天使投资人最看重什么?
  现在来说找钱的事儿。张锐提出,首先第一个解决方法是自己掏钱,这是非常重要的。在保证你自己生活的情况下,应该拿自己的钱来创业。如果你敢拿自己的钱创业,这就给了其他人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这也告诉投资人,你把自己都搭进去了,是真心实意要把创业这事儿做好。

第二是关于天使投资人的问题。春雨医生是没有天使投资人的,这是因为张锐自己有一点积蓄,在自己掏钱的状态下面,能把东西做出来。当然还有一点他考虑到的,是股份的问题。

“当你在天使轮非常缺钱的时候,试一下勒紧裤腰带,争取有产品了再谈融资。如果你有产品了,把你的产品发出去,再去和天使谈,那是不一样的,给的钱和拿的股份这两种情况都是不一样的,你会划算很多。”

天使投资人最看重的是什么?张锐认为,是一个创业公司的素质。”天使一般会在两个阶段来找你:你在这个行业里有一定知名度时他们会找你,产品初具规模的时候也会有天使来找你。天使这一轮主要投的是什么?他们是投人。其实产品的创意、方向都会有看,但这些基本上在这个环节还是靠人,在人、产品、方向三个方面,人是最重要的一个。第二个天使要看你的产品方向和他所熟悉的领域是否符合,他自己对产品的理解是否到位。“

”A轮和B轮看的东西也是不一样的。A轮首要是看产品,你刚刚产品上线,投资人看的是产品的发展曲线,看你的爆发力。B轮就是看你公司的数字表现怎么样,你跟同类产品比怎么样。从A轮到B轮,是用户放量的一个过程。

从B轮到C轮基本上是商业化实践的阶段,你要测量你的商业模式,测量你的商业渠道,这阶段未必要挣很多钱。怎么拿钱挣钱,就是这样的。

A轮到B轮的路径,基本上是大多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和小的创业公司现在在走的过程。总结一下,A轮基本上是拿钱来投用户,B轮拿数字测量渠道。“

“互联网还没有改变中国的医疗行业”
第三件事是找方向。之所以选择医疗行业,用张锐的话说是因为“互联网改变了很多行业,但中国还有几个行业现在还没怎么改变,第一是医疗、第二是教育。”

当初选择在医疗行业创业,张锐并没有那么轻松。刚开始他并没有想明白要做什么,就开始转变思维,用排除法看自己不能做什么。

他考虑的结果是,第一不能做社交,坚决不做。为什么呢?他认为,在社交产品领域里,会碰到两个非常大的互联网公司的大山,腾讯和新浪微博。他自己在做网易微博时,被新浪微博打得心理有阴影,在社交领域里面有过失败的教训,感觉社交产品创业都特别艰难,即使陌陌现在也还算不上成功,还在跑的过程中。

“社交产品你想做很容易,但要做起来,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需要有比较大的财力作为你的运营后盾,社交产品的运营成本是非常高的。”

第二个他不想做的是手游。为什么手机游戏不做呢?”十个游戏公司里面,有几个能成功?游戏是能够挣钱,也是现在移动互联网里面唯一一个比较系统化的、能够挣钱的一类。但是它的死亡率比较高。“

第三他不想做工具,比如说滤镜、相机增强、浏览器这种产品。现在手机里面这些工具太多了,模式也还不清晰。

除此之外还能做什么?有两个领域还有比较好的机会:一个就是医疗,一个就是教育。反过来看,美国的互联网医疗做得很热闹,中国还没有人做,因此张锐决定做医疗。

寻找方向的时候他用了排除法。而第二个比较重要的思维方式,他认为是边缘突破。”一说做医疗的事情,大家就会想到看病难、看病贵。一直在有人跟我说:你为什么不做挂号?业务需求这么强,大家反映这么强烈,你为什么不做呢?但我本人认为,医疗本身就是弱项,不要一下子抢占所有主流战场。

做边缘突破是非常重要的思维方式。要通过边缘慢慢占据主流的市场,慢慢占据主流的人群。一百多年前电话刚开始发明的时候,它其实也是一个边缘突破的状态。电报当时在整个美国经济当中非常重要和主流的位置。在创业初期,有这样一个思维是很重要的,在你没有什么资源、没有什么经验、没有钱的情况下,做一些边缘领域。别老想着太主流的方向,还觉得:为什么他们眼睛瞎了,没看到这么大的一个金矿,这么能够预示人类未来颠覆性的力量,他们都没发现呢?“

张锐强调:”找人、找钱、找方向,不止是初创阶段,也是创业以后一直要做的功课。你要寻找合适的经理人,寻找更多的钱,包括找如何建立自己的商业模式、自己的融资渠道;要不停找方向,找企业和公司的定位,甚至管理上的一些方向,流程上的方向。

联系我们

电话:15657922333

电话:15657922555

电话:13429029333

QR code